Trick-Triok

七缈 !

白嫖大队成员 !

雷安帕卡,真好!

女神是炎寒,我是炎寒粉!

cp是蜥蜴,她是我滴宝藏,不给看!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之前事情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表态,但是现在我表态了。

取关时间到。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雷安】黎明之后

 @雷安jiqing九十分 


安迷修按下了扳机后,目标就这么倒下了,却没有被子弹打中致命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


两个小时前,他趁着目标还未现身,给自己的搭档雷狮发了一条简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私奔吧,凌晨六点的机票我已经买好了。

当时他双手就这么紧紧的攥着手机,屏幕显示着他与雷狮的简讯记录,下面的编辑区还有几句他打的草稿。

安迷修反复地检查着自己的话语,却又还是反复地删掉语句,又重新打了几句,双眼盯着的不是编辑栏,而是时间。

真是可笑啊,安迷修想。他居然会爱上一个跟他外人看来是死对头,但是暗地里却是pao友的人,而在想与对方一起离开两人效命的组织的时候,自己却想着的不是对方拒绝之后,而是想着那荒谬的、对于自己来说是最后一次暗杀任务。


双人搭档的好处是一人暗杀失败之后第二人可以去补一刀。

另一栋大楼的某块玻璃后,另一块镜片的反光闪了闪,是狙击枪的。


安迷修迅速下楼,从大厅的后门出去了。

来接应的不是那个嚣张的星星头巾,而是格瑞。

“上车。”格瑞戴着墨镜说。

安迷修咽了口口水,拉开了敞篷车的车门。


“雷狮呢?”安迷修在离开了哪里问道。

格瑞没有回答,只是一打方向盘,车往另一个方向开了。

“这不是去基地的方向,你……”安迷修一手扶住前面副驾驶的皮革椅背。

“你只需要安静。”格瑞摘下了墨镜,放在了一旁。

格瑞将安迷修带到了飞机场,雷狮就在前面等着。


“这……”安迷修在格瑞离开后左眼皮抽搐了起来。

“机票呢?带着的吧。”雷狮问道。

“雷狮你什么意思?”安迷修瞪着雷狮,问了一句。

“和你一个意思。”雷狮平静地说道。


“本来我是想后天中午带你走的,但是似乎坐在飞机舱里看黎明时分的日出也挺不错的。”


--------end.

我觉得我强行末尾贴题不能过啊

【雷安】 十年的暗恋

#雷安

#并不会描写十年的时间

#现代高中生设

#鹿爹 @海兔推。 的漫改写 漫画走 

#有过多理解和ooc


  在雷狮六岁时,他家旁边终于搬来了一户人。

  在自己母亲各种威逼利诱下,他终于答应这次一定不会再把邻居逼走,并且一定会跟对方“搞好关系”后,被强制拉去访问新邻居。毕竟他们那个楼层的三户除了他们那一家,其他的房子都是空的,邻居在雷狮一家搬来后不到半年内相继搬走。

  在见到新邻居的那一刻,雷狮明白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面前长他一岁的安迷修穿着普通的衬衫,怀里抱着一袋面包,低头慢慢啃着,祖母绿的眼眸子一转不转的盯着法棍,直到被自己母亲拍了头才想起自己已经晾着雷狮不理至少十多分钟了,棕色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他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面包屑,冲雷狮笑了一下。

  雷狮感觉自己被自己发过誓永远也不会相信的一个光着屁股长着天使翅膀的小男孩用传说中的金弓射中了心,一见钟情这个词语,雷狮在那次过后就知道了。


  十年后。

“等等,这里我还是没懂。”雷狮指着自己让安迷修讲了一遍又一遍的题,微微皱着眉头说道,而后者则是笑着好脾气的回答:“是太难了吗?那我再讲一遍。”

  雷狮,男,17岁,高二,现在正在让高自己一个年级的邻居安迷修给自己补习。

  雷狮面无表情的回了句啊,好的。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的暗暗嘀咕着:这个sb。一点都没有发觉我在耍他么。要不是老子喜欢你谁要听你念这么久的经。好恶心啊这个笑容。这题在他将之前老子就会了好么。算了,听完这遍就不听了,新游戏还没打完……

  “雷狮,你看这里。”安迷修低了低头,敞开的衬衫露出了干净的锁骨,“我发现你做题有时不会注意细节,而难题的细节正是它的突破点。”安迷修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从不扣上——因为他只喜欢穿那一个牌子的衬衫,所以买了很多,夏天只要把袖子挽起来,冬天只要再在里面加一两件保暖衣就行,但那个牌子的衬衫美中不足的是最上面两颗扣子扣上了的话就感觉被人勒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雷狮的视线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安迷修身上——看上去有些软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语言雷狮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脖颈中上部位凸起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着,让雷狮想要咬上去,干净的锁骨总想让他留下点什么痕迹。

  啊……牙白。雷狮低头吞了口口水。脑海里逐渐放大了两个词——一个是想日,一个是GG。

  但是他没有做。他为了追安迷修,保持了十年的“乖孩子”形象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毁于一旦。

  要知道,狮子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在猎物不知情时洒下层层叠叠的陷阱,等着心仪的猎物自己送门上来。

  意识到对方讲完了的雷狮说:“安迷修,你再讲一遍。”

  “啊?好呀。”


  补习完后——

  “我喜欢你。”雷狮对安迷修说。

  安迷修显然没get到雷狮的意思:“我也喜欢你呀…?”

  雷狮听到了这句话后,长长的舒了口气,在心里暗自笑了出来:相处十年了情商还是这么落后还真是让人担心啊,不过绝对不会有女生会看上他的。

  安迷修歪了歪头,不知道面前这人脑子里想着的是些什么。

  这家伙一辈子都是我的了!雷狮想。


  然而在第二天,雷狮就被打脸了。

  放学后,雷狮和安迷修日常一起回家,日常繁琐的聊天过后,是安静。

  “雷狮……女孩子一般都喜欢什么?”猝不及防的,安迷修脱口而出这句话,却又像是认真思考过后所得出的答案一般认真。

  雷狮身形一顿,左手一松,单肩书包就这么掉在了地上,发出啪地一声清响。

  每个年级都有自己的教学楼,虽然连在一起,但是从雷狮的班级到安迷修的班级却是从最低楼到最高楼,除了上下学和午餐时间,或者有很重要的事,雷狮基本上不会去安迷修的班上,所以他不知道这件事。

  “嘛……今天我被告白了。”安迷修耸着肩,脸颊泛红,仿佛那名女生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般。“她很可爱呢。声音柔柔的,真让人喜欢啊。”

  “走的时候还亲了我一下来着……”

  在安迷修断断絮絮的话中,雷狮就听进了这句话。

  “……亲?”雷狮说,四周似乎散发着黑气。

  安迷修带着笑接着说:“但高中就交往果然不太好,听说你人气很高,一定知道女生喜欢什么吧?我去拒绝的时候顺bian……”“她亲了哪里?”雷狮打断了安迷修。

  安迷修一愣:“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她亲了哪里。”

  “啊……这个……”安迷修的脸又红了起来,看的雷狮有些窝火。

  “是脸?还是说……”雷狮抬起了安迷修的下巴,脸凑近,拇指指腹按着嘴唇,“是这里吗?”

  不由分说地,雷狮直接亲了下去。

  安迷修显然是愣住了,手一松,他的书包也落在了地上。

  “我为了追你可是立了十年的好孩子形象啊。”

  “什……!”安迷修的脸比之前任何一次还要红的多。

  “现在也没有必要了。”雷狮张嘴笑了起来,露出了虎牙,“安迷修,你给我听好了。”

  “你迟早会爱上我。”

  狮子的狩猎即将开始。

【百日卡埃(到底有没有百日我不知道)day.7】

上一棒: @从不填坑.栗 

#卡埃已成年

#有ooc



如何回应突如其来的表白?


xxx条回答



@我爱芒果:

xxx赞同 xxx评论 2个月前

谢邀啊……

虽然今天毕业了,但真是在那个时候是懵了。


就当是看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的主角,除了我,还有一个人简称k,人可以说是高冷,又高又冷的那种(真的很高)。人180+,学习成绩好,还是个面瘫,是我们大学的一个不明的四人组织的一员。


第一次遇见对方还是在大学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虽然一直听说他们四个的各种“传说”,但是见到他们时,还是被吓到了。

那天刚开学,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就被堵在了那里,一个暖金色头发,眼睫毛贼长,特别高的男人(简称P)把我们堵在了巷子里,不由分说的直接跟我们打了起来,简直就像个疯子。然后有一个棕色头发的男生就突然出来,想要制止,但是那个P还是想要接着打,后来还是P的老大L出来,才停止。

在这里微妙的说一句:k是L的表弟,L有很多事情都会由k出谋划策,加以L的认真思考得以解决,所以我们大学把k戏称为“万能军师”。


之后才知道k跟我同级,后来还跟我是同桌……心情微妙。

看到他抽屉里有很多很难买到的芒果口味的甜食时,我的心情更微妙了。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喜欢芒果他才买了这么多。


k在P给我们道歉之后,还很认真的把我约出去,郑重地道了歉,甚至还请我吃了顿饭,他自己亲自做的,在自己家。虽然但是是抖个不停,生怕那个金毛的疯子又从哪里蹦了出来……

但是真的,他烤的杯糕好吃死了。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他居然停下了拿着蛋糕在蘸巧克力的动作,蓝色的眼睛就这么盯着我,眉头皱着。我差点被吓到从椅子上跳起,就听见他说“别随便死。”然后就没声了,我就听见了咔咔咔的牙齿撞到一起的声音。

后来跟他提起的时候,就调侃了一句“你情商还真是低啊,连开玩笑都开不起。”

然后就听见咔地一声——他中性笔笔尖断了,原本肉粉色的指甲盖有些变白,手微微抖着,当时就被吓到了,不敢吱声了。


那个大学对于我来说是很难考的,但是住我们隔壁的A,也就是之前救我们的那个人,可以说是个学神……有他给我和我姐姐补习,基本上是没有很大的问题。但是k是自学,他的学神哥哥L从不管他的学习。

但是自从k知道A每周末都要帮我补习以后,就说他也要来补习,说是:A学长的成绩很好,我希望学到哪怕只是一星半点也可以。



讲了这么多,总算可以讲到正题了。


今天毕业,我们就统一穿着校服(是的,是校服)拿着毕业书,拍毕业照,在拍完毕业照之后,原本站在我右手边的一个女孩子突然扯着我的袖子,垫着脚(是的,那个女生才164,答主178)凑了过来,离我的脸真的很近,再高一下就能亲到,我满鼻子都是那个女生的香水味,很浓,浓的有些臭。

她还没说话,就张了张嘴,我左手边的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把她的嘴捂上,直接推到了一边,我头侧过去一看,是k。

k日常戴着他的绿帽子(冤枉啊,真的是绿色的),脸色特别黑,一双蓝色的眼睛冒着怒气,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握草,这妹子不会是他女友吧,真的戴绿帽了啊……

结果我刚想张嘴解释,他直接扯着我领子脸凑了过来亲了过来。

我的脑子随着班里所有女生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而空白起来,我隐约听见了咔嚓的拍照声……

亲完以后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我喜欢你,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上你了,请跟我以结婚为目的交往。

注意,没有吧字……

我当时就懵了,过了会儿反应过来,全班女生都在吼: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我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腐女的可怕……

正好这个时候我姐姐来我们班拍照的地方找我,L也来接k,所以l就让我明天之前回答他。

我:???可是我连你手机号和某鹅号都不知道啊喂!!!

所以我到底要不要拒绝……


--------------------更新分割线

好吧我还是答应了……

停!先不要急着起哄,我给你们看一下截图,友情打码了的。

[

我:那个……关于白天的表白……(发送成功)一分钟以前

k:所以回答呢。(已查看)五十秒以前

我:我拒绝(发送失败)四十秒以前

我:???(发送成功)三十秒以前

我:我拒绝!!!!!(发送失败)十秒以前

k:?(已查看)刚刚

我:好啊(发送成功)刚刚 

]


是的,我的拒绝发不出去!!!!qaqqqqqqqqqqq


评论:

@我觉得还行:结尾……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天都在帮着k吧

@最可爱:这个……握草我们同校啊答主!!

@灵梦:同上……那个k……貌似经常丢各种粉色的信封……有时楼层垃圾篓里装满了……

@星星:啊……上面的没说完吧,那些信封都是情书哦,而且我已经猜出来答主了

@星星:那些情书要么是给k的,要么就是给答主的

@我爱芒果回复@星星:????

@我爱芒果回复@星星:我说为什么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脱单了就我和k还单着……

@甜品是极好的回复@星星:多嘴。

倾家荡产压船队

赢了我就写雷安车,对镜play

虽然会很水吧大概

输了两辆车,一辆是被屏的(你),另一辆是还没发过的

一堆垃圾专门瞄准大社团和高销量的个志,不要冒险,不要冒险,不要冒险

涉黄……我……额……如果是纯bg的纯车本呢……

空明。:

我靠请各位准备出本的太太们都注意一点!!!


檎遥@気が多い:



闪光炮弹:







https://tieba.baidu.com/p/5490887409?qq-pf-to=pcqq.group





【帕卡】 离别

#帕卡

#迟到什么的不存在的对不对(你他妈

#略微一点刀子,银爵打酱油

#文笔直线下滑

#ooc

@用户不存在 





雷狮换了套衣服后,拿出了几把枪,分发给各人,又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将众人带到了一座大楼。或许不应该用大楼来形容——

那是一座大楼的废墟,本来应是雪白色的柱子变为了黑色的焦炭,空气中隐隐约约闻得到烧焦的味道,楼顶直接被开了个“天窗”,风呼呼地从外面灌了进来,乌云笼罩地十分压抑,似乎是要下雨。

佩利的嗅觉最为灵敏,他不仅闻出了焦味,还有很细微的血腥味和……活人的气味,很熟悉,让他感到奇怪。

安迷修像是被踩着了尾巴似的,冲一众人吼道:“分散!寻找掩体!”

话音未落,卡米尔听到了机枪的子弹上膛声。

帕洛斯一个空翻,拉着卡米尔躲到了黑漆漆的柱子后面,雷狮直接扑向安迷修,两人躲在一块巨大的黑色物质后面,佩利则躲在他们不远处的一根柱子后面,吐了口口水。

机枪的射击声回荡在偌大的大厅里。

帕洛斯刚一露头,几梭子直接朝他脸上射来,被他坎坎躲过,打在了后面的墙壁上,飘出了白色的烟雾。

“子弹还挺多的。”帕洛斯说。

不远处的雷狮不知低声对安迷修说了什么,一张嘴开开合合,脸上居然带着嘲讽的笑。

枪声停了下来,人的脚步声响起。

卡米尔数着步数——在大厅的中心停了下来,距离他们仅仅只有两百五十米!

佩利终于认出了这个气息:“银爵?!”

银爵的声音传来:“出来吧。”

雷狮回答:“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暗算呢。”

“雷狮,你的事还真是很多。”银爵慢慢说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人品吗?”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看向了一旁的安迷修,见安迷修点了点头,便说:“好啊,我们出来。”


雷狮握着手枪,枪口指向银爵,银爵也举着枪,直指对方。

过了一会,银爵说:“我只是来带个人走的。”

雷狮的枪仍旧指着他:“这里没有你要带走的人,也没有你能带走的人。”

“有。”银爵说。

枪声响起,一梭子子弹打向了卡米尔,血溅到了地上,但不是卡米尔的。

是帕洛斯的。

帕洛斯正对卡米尔,强行扯起嘴角,有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雷声炸起——下雨了。

“他就是我要带走的人了。”银爵收了枪,转身直接走出了大厅。

帕洛斯转身想要跟上去,但是顿了顿身形,站住了。

他又再次转身,走向卡米尔,拉过他的脸吻了起来。

只是蜻蜓点水,没有深入。

当卡米尔反应过来时,帕洛斯已经走了出去,只有口中的血腥味,和身后雷狮的询问声。


他们下榻在一栋别墅,那是雷狮离开皇宫后,安迷修唯一的住处,拥有人是一对理科天才同时也很善良的父女。

卡米尔和佩利的房间被安排在了二楼,卡米尔的床靠窗。

在佩利惊恐地眼神中,被雷狮和安迷修按着打了好几针预防剂才被放开。

“大哥。”卡米尔叩开了雷狮的房间门,“我想我们需要知道帕洛斯到底跟银爵在哪,否则整个计划就会被打乱。”

雷狮思考了一下,开口:“好,那你就在我养伤这几天尽量多搜集这方面的信息吧。”


三天后。

半夜,卡米尔突然就醒了,于是便坐了起来,想要下床。

“唰——嗒。”他刚坐在床边,便听见背后的窗户打开的声音,心想该不会是小偷吧。

转头后,却看见了坐在窗边正对着他笑着的帕洛斯。

无名火起。

卡米尔直接扯过对方的领子,扬起一拳就下去,却被帕洛斯接住。

“好啦,小军师,我可不是来讨打的。”帕洛斯眨眨眼,将卡米尔打横抱起,“我是来带你去看奇迹。”


当蒙在卡米尔眼前的黑布被揭开时,他们已经来到了Y国的海边,夜幕与海岸线几乎融为一体,这让卡米尔觉得帕洛斯是在耍自己。

帕洛斯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盘精致的小蛋糕,递给了卡米尔:“别急嘛,在等一会儿。”

在卡米尔接过蛋糕的一瞬,海底似乎有什么带着蓝光的东西涌了上来,如同盛大的海底烟花。

“这是……”卡米尔低头看向了海面,看见了几只发着蓝光的乌贼。

“这是荧光乌贼,每年这个月,都会有七天浮上水面产卵。”帕洛斯笑着说。

“但是产完卵后,就会立即死去。”卡米尔接着说道,荧光乌贼是一种合成生物,只在Y国的海域有——这是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卡米尔沉默地吃着蛋糕。

“这算什么奇迹?”卡米尔问。

“这是生命的奇迹啊。”帕洛斯回答。

蛋糕被吃完后,卡米尔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只感觉头昏脑涨,整个人往前一扑,就这么倒在了帕洛斯的怀里,他抬头,眼睛模糊的看不清帕洛斯的表情。

“明天早上六点,你的手机会收到一个地址,去那个地址。”帕洛斯说,将卡米尔抱紧了一些,以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说:“不骗你,真的。”


早上五点三十五,卡米尔从床上醒来后,就一直坐在床上,不停重复着按亮屏幕、看着它熄灭后再次按亮这两个动作。

在五点五十的时候,他起床洗漱。

六点三分,他再次按亮了屏幕,一条未读短信跳了出来,上面的黑体字准确的表示着一个地址。

他立刻冲到了雷狮的房间门前,叩开了雷狮的门,在雷狮的面前,以极其认真的语气说:“大哥,我知道他和他在哪里了。”



【帕卡】 危机

#设定,有雷安注意

#有微量雷安注意

#还是给女神的 @用户不存在 

#文笔下降了(士下座

#ooc




距离上次的表白过去了一星期,似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只有佩利知道,帕洛斯几乎每晚都会在卡米尔睡着之后拉着他喝酒。

他非常地不解——为什么他们晚上喝酒时聊的话题总是关于卡米尔,但是帕洛斯在白天从没有跟卡米尔正视过,就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当佩利这么说的时候,帕洛斯一口啤酒直接喷在了他的脸上,湿哒哒的头发直接黏在了脸上,他想打帕洛斯了。

“咳咳咳……”帕洛斯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啤酒,说:“我跟着雷狮老大这些年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只是最近——”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却把佩利的好奇心勾了起来,他伸长了脖子,试图得到下面的话语。

帕洛斯直接一栗子爆磕在他头上:“我先警告你,不准对卡米尔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也不准打卡米尔什么歪主意。”

佩利懵圈:“不是……以前不是你对他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吗……”

帕洛斯往后靠在了沙发背上,整个人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似乎要嵌进去似的:“那是以前,现在——我觉得卡米尔挺好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

晚上十一点,机场。

卡米尔穿着便装,围着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压低了帽檐,坐在机场的待机椅上,两旁坐着帕洛斯和佩利,他们也穿着便装,一个戴着墨镜,一个戴着口罩。

“老大是怎么想的啊,明明可以坐私人飞机的。“佩利抱怨了句。

卡米尔将围巾往下扯了扯:“大哥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帕洛斯,把手从我腰上拿开。”

“哦,好吧。”帕洛斯悻悻地放开了卡米尔的腰,几秒以后,又搭上了卡米尔的肩:“虽然不知道雷狮老大想干什么,但是他回来那天还带回来一个人,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谁?”卡米尔愣住了,雷狮给他的信里面并没有写他带了谁回来。

“那个自称骑士的人——安迷修。”帕洛斯笑了笑,“雷狮老大的信里面——没有写吗?”

“没有,你们也没有跟我说。雷狮大哥只在信里说他带了个人,暂时不用担心。”卡米尔盯着帕洛斯,“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以为信里会说。”帕洛斯举起双手,勾着嘴角微笑起来,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神。

佩利插嘴:“我以为帕洛斯会说,就没说了。”

卡米尔沉默了,帕洛斯张口还想说点什么,登机提醒的女声阻止了他的发言。

登机前,帕洛斯看向了卡米尔,意味深长。


来接机的是安迷修。

他脸上似乎有些伤,用各种创口贴贴上了,脖子上的绷带透着一股酒精味,手上的绷带比以往多上了好几倍,看上去就好似透不过气。

“好久不见,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安迷修笑了笑,想装出一种轻松的感觉,可惜黑眼圈出卖了他。

卡米尔点了点头,压低了帽子:“大哥呢。”

安迷修似乎愣了一下,随后转身,示意他们跟自己来。

“不用担心,雷狮没事。”


安迷修带他们来的,是一座医院,人来人往的。

在三人疑惑的眼神里,安迷修将他们领到了外科的楼层。

一出电梯,便听到几个护士的惊呼声,顺着她们的方向望去,一个穿着病服的黑发男子直接光着脚从病房里冲了出来,拐着他们又回了电梯,白色的头巾像极了飞舞着的白鸽。

是雷狮。

他横过手臂按下了楼层,另一只手拎着一袋透明的药水,侧着头,冲着追来的医生扬起一个极度嚣张的笑容,眉毛自负地挑起:“这药不错,本大爷干了,再见!”

话音未落,电梯关门了,只传来声接近歇斯底里的:“这是用来输的,不是用来喝的啊!!!”

“大哥,这……”卡米尔不解。

雷狮看了卡米尔一眼,又看了安迷修一眼,将已经空了的药袋丢在电梯的地上:“没事,只是替人挡了一枪,结果那人要死要活的,非得把我送医院来。我说对吧,安迷修?”

安迷修扯着嘴角,尬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

帕洛斯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伤哪儿了?”一电梯的人就转过头,盯着他,盯得他靠在电梯间的背直冒冷汗。

安迷修眨了眨眼,总算开口:“背部,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

雷狮朝帕洛斯那边走了两步,压抑的气场散发开来:“但是——这关你什么事情呢,帕.洛.斯.?”

卡米尔也往帕洛斯那边走了几步,手搭上帕洛斯的肩:“当然,如果大哥你倒下了,就会军心不稳,下面的人可能会造反。”

“所以,大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帕洛斯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谋反计划没有执行下去的原因了。

是那个军师——卡米尔。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会真的爱上你吧?

我要开始讨厌你了,军师

【雷安】 学院

#雷安

#学院设几个小短篇

#ooc



1  书

安迷修的学校是一个重点学校,但还是跟其他的学校一样,会有各种监考需要,教室会被充当考室,所有学生必须将桌膛里的东西清干净,当然也会有例外。

周五放学后。

“安哥,能不能把图书柜打开?”凯莉的位置在最后一排的右边,此刻她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凳子上放着一摞书。

坐在第二排的安迷修是图书管理员,有图书柜的钥匙,他一边摸出钥匙,一边问凯莉:“你想干嘛?”

凯莉笑笑说:“放点书进去,反正作业也写完了,背着也是累。”

“哦……”

安莉洁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帮凯莉放书,顺便也放了自己的几本书进去。

坐前面的金也拿来了自己的教科书:“也麻烦帮我放下。”

图书柜仅仅只有两格,上一格放满了纸张泛黄的书,下一格也被塞进了教科书和一些辅导材料。

“安迷修,你怎么不放书啊?”安莉洁歪着头问。

安迷修:“啊我……有人帮我背啊。”

雷狮拿走了安迷修放在桌子上的书包,嘀咕了句真沉,然后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拉起安迷修就走。

凯莉知道,雷狮虽然跟安迷修同路,可一个在街头,一个在街尾,相差七百多米。

她撕开了糖果纸,将糖果塞进了嘴里:“得了吧,人家可是自带劳力。”


2  手机

凹凸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学生可以带手机,可以玩手机,但是不能被班主任发现。

那么有的同学就会问了:被发现了会怎么样?

那就是普遍的被没收咯。运气好点的,班主任会在下午放学还回去,运气差点的……

但是安迷修班是个例外。

班主任丹尼尔几乎从不管他们,只是会在每周一的班会课说一些振奋人心的演讲,收手机这种事就只能落在班长安迷修的手里,不过即使手中职责众多,骑士(自称)也会努力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

周三下午,某节课刚下课。

安迷修走到六排雷狮的桌子面前,敲了敲雷狮的桌面,试图让这个一上课就睡觉的恶党醒过来。

雷狮抬头用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眼神盯着安迷修,熬了几天夜形成的黑眼圈又重又黑(?)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把手机交出来。”

“哈?”雷狮愣了愣。

“把手机交出来,我看见了,黑色的,现在屏幕还是亮着的。”安迷修的眼神似乎要将雷狮射穿。

雷狮笑了声,从裤兜里掏出了个黑壳的手机,说:“记得放学还我。”

安迷修哦了声,拿走了手机。

结果到这周周五,安迷修都没有还给雷狮。

降旗的时候,雷狮想用手机看看现在多少点,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被安迷修收了到现在还没还回来,虽说是可以再买一个,但是你雷大爷的东西,是他的给他放着别动;不是他的也给他放着,迟早会是他的——即使是安迷修,也会有一天是他的。

于是雷狮直接从后门跳了出来,喊了句:“安迷修你还没还我手机!!”又从前门跑到安迷修的桌子旁,就这么直直地站在安迷修桌子旁。

“安迷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雷狮在降旗结束后,用一种极其认真的态度,站在他桌子的正前面,双手撑在他的桌子上说道。

安迷修愣了愣:“什么事?”

“关于我的事!!”

“什么?你能直白点吗?”

“……”雷狮沉默了,半响,他直接拉着安迷修的衣领子,附下身子与安迷修对视,清澈的绿眸倒映着自己的容颜:“很好,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安迷修彻底懵了。

“手机!我的手机!!”雷狮冲他喊了句。

感情你们是在说手机……坐在最后一排的凯莉划了划手机,查看刚刚拍摄的照片,感叹了句这就是男人的友谊啊……


3  情书

雷狮的桌膛老是装满了东西,尤其是在过节的时候,他从不在里面放任何书,都是一摞摞地堆在桌子上和地上,所以桌子里总是会放满情书和各种精致的粉色包装的礼物。

但是雷狮从来不看那些肉麻到极点的情书,礼物是甜品就给卡米尔,不是就丢掉,讲台前的垃圾桶里至少有一半都是雷狮迷妹的礼物。

即使知道雷狮怎么对待那些充满了自己心意的物品,但那些迷妹始终保持着一种蜜汁自信,坚信自己的坚持会得到回报。

周四。

“又是这种东西……”雷狮从桌子里掏出了一堆粉红色的东西,堆在桌子上,散落在地上。

同桌的格瑞沉默地帮他捡了几封信,随后就放弃了——雷狮直接把那一堆推到了地上。

他手里还有一封,是淡紫色的。

“这封……”格瑞开口,试图告诉雷狮自己曾见过这个信封,但只是吐出两个字就放弃了。

雷狮刷地撕开了信封,颇为认真地看了起来,前排的紫堂推着眼睛清理着地上数量众多的信——雷狮由于洪七公体质,一个星期没有连续几天来过,从周一到周四,攒起来的情书多到飞起,不说几千封,也有几百封,毕竟雷狮的迷妹几乎蔓延半个年级,几百号女生。

“喂,那个带眼镜的鶸。”雷狮看完了信,折了两折放进了自己兜里,“帮我找找,还有没有除了粉色以外的颜色。”

答案当然是有。

雷狮沉默地托着头,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桌上摆着三封不同紫色的信。

安迷修从大开的后门进来,看见了若有所思的雷狮和他面前的信,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放学。

安迷修经常是最后一个走的,负责关灯和关门。

他停下正在写字的笔,抬头望了望已经空了的教室——他是最后一个。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从桌膛里摸出一个紫罗兰色的信封,看了看半开着的后门,将刚才写的信对折了一次,放进了信封,密封了一下后径直走到雷狮的座位,将信端端正正地放了进去。

信放进去时,他总感觉听到了什么声音。

是风声吧。他这样想。

周五放学。

雷狮拿着那个紫罗兰信封,一脸笑嘻嘻地走向了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自己的信封,有些警惕地问:“干什么?”

“帮我处理掉这封信,怎么样啊班长?”雷狮说,将信丢在安迷修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迷修捏着这个信封,心情低到了谷底,仿佛失去了五感,只是个会坐着的布娃娃

当喧嚣嘈杂减小到几乎没有的时候,安迷修以为只有他一个人了,于是他站了起来,同时转身,然后呆住了。

雷狮就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安迷修。

“我知道,这封信是你写的。”雷狮说,“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那……”安迷修开口。

“我们需要谈谈。”雷狮走过去,抱住了安迷修,7cm的身高差刚好能够吻到安迷修的耳廓:“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只想跟你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