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Triok

七缈 !

白嫖大队成员 !

雷安帕卡,真好!

女神是炎寒,我是炎寒粉!

cp是蜥蜴,她是我滴宝藏,不给看!

【凹凸·雷安】 论在大学里追一个校医的可能性

#雷安

#现代学生设定,雷总20岁,安哥23岁

#日常没有质量

#ooc

标题暴露一切,所以你们不用看了。





雷狮最近感冒了。

虽说不是很严重,但也是头昏脑胀,嗓子眼仿佛被塞进了一根粉笔,连吞水这个动作都巨难无比。因为是住校的原故,他每周只能回去两天,周六和周日,所以只能熬着。

但是在周五上午第三节课——这周最后一节体育课上,他还是没熬住,被一个篮球砸肚子上后直接被格瑞架到了楼顶的医务室。

最后被格瑞扔到了医务室门口的雷狮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医务室里一片寂静,窗户上白色的窗帘被风吹来鼓起又落下,隐约可以看见后面病床的床脚。一盏光线较小的白织灯在门正对着的桌子上亮着,一个人坐在桌子前,背对着门,不知道在看什么,棕色的头发有些透着光。

“喂。”雷狮开口,搓了搓被风吹冻了的双臂——他还穿着篮球服。

校医如梦初醒般,带着微笑转过头来:“怎么了?同学?”

那是一双极其好看绿色的眸子,里面泛着温柔。

雷狮说:“啊,本大爷嗓子疼,有点感冒,医务室有药吗。”

顿了顿,又补充道:“肚子刚刚被球撞了,也有点疼。”

“感冒了……嗓子疼……被球撞了……”安迷修重复了一遍,走到另一张桌前,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大有一副要用药撑死雷狮的架势。

“我是来休息的,不是来试药的啊。”雷狮往后退了一步,继而上前,按住了那只还在掏药瓶的手。

安迷修啧了一声,拍开雷狮的手,挑出几瓶药打开,每瓶都倒了几颗药出来,递给了雷狮:“放心,死不了,最多休克。”

在雷狮一脸mmp的表情下,安迷修把药灌入了他的嘴里,非常残暴。

“登记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雷狮。你呢“

”嗯?“安迷修愣住了。

”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也要告诉我啊。“雷狮一副理所当然。

”哦……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默念了几遍,记住了这个名字。很好,我记住你了,要是我待会儿出事了我就找你。

然后下一秒,安迷修把左手伸了过来,摊开了手掌,里面躺着六颗比小指指甲还要小上一倍的药,开口:“把这个吃了,最后一样了。”

“六颗……你是个庸医吧。”雷狮接过药后贫了一句,仰头直接倒进了嘴里,喝光了一次性纸杯里,安迷修给他倒的水。

“你还吃了庸医给你的药。”安迷修回了句,转身直接坐回了之前的那把椅子上,头也不回:“赶紧回去上课吧。”

“行,走了。”


然后雷狮那班在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后门传来一声巨响,连转身板书的老师也给惊动了,回头一瞧:雷狮直接自顾自的喊了声报告后从踹开的后门进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老师很绝望,但是他不能说什么。

“雷总,没事吧?”坐在雷狮一旁的女生用书挡住脸,小小声的问道,雷狮只是摇了摇头,翻开了书。

结果在下午时,雷狮又一次的进了医务室,被抬进去的。


当时是下午第二节课,刚上了一会儿,之前在上午被雷狮踹门声给吓到的老师让雷狮上讲台板书一道题,雷狮直接叼着笔就上去,刷刷写完后就下台,结果还没走到位置,就倒在了地上,再次惊动了一班人。

身体倒在地上的一瞬间,雷狮就想起了安迷修,那个庸医。

然后头就撞在了桌角,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雷狮是拒绝睁眼的,但是他闻见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听见了放学铃。

然后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右边虽然靠墙,但是有窗户,窗外的天空已经有些泛黄。冬天的太阳落山的很晚,今天也不例外。

左边是那张白色的布(帘子?),透着白织灯的光,还有某人的影子。

雷狮伸手,揭开了帘子,安迷修果不其然坐在那个位置,仍旧一副不知道雷狮醒了还掀开了帘子的样子,专心看着手里的资料,不时写着什么。


安迷修写了多久,雷狮就盯了多久。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就是想盯着,不想移开。

当他吞了口口水,刚准备开口时,安迷修抬头了。

雷狮咽下了想要说的话。

他们对视了半分钟。

”活着吗?“安迷修开口,劈头盖脸的来了句,雷狮懵了。

”之前的药,剂量给你拿大了,抱歉啊。“紧接着,安迷修又说了句。

”你故意的?!“雷狮有些火大。

”啊……不是啊。“安迷修辩解了一句,转头看向左边挂着的钟:已经六点半了,该清校了。

”嘶……“安迷修伸了个懒腰,解开了一直穿着的白大褂,露出了自己正常的穿搭。


”你是不傻啊,醒了不知道走。“校门外,公交站牌的旁边,安迷修背着单肩包一脸妈的智障。

”是啊我就是傻,既然我是傻子,那校医大人能让我借住在你家吗?“雷狮怼了回去,”反正家里除了卡米尔,没其他人,无聊。“

”行啊。“安迷修回答,”不过你得交伙食费。“

”好啊好啊,反正我住校只是为了多睡会儿觉。“雷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安迷修抽了抽嘴角。

”不过你可得小心点我哦,安迷修,本大爷好像有点喜欢你。“

安迷修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人怕不是个抖m

”好巧,我不喜欢你。“


三个月后,安迷修被自己三个月前说的话打了脸,还是两个。


-------------------end.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hhhhhh

蛇头蛇尾的感觉(。

ooc的最高境界是ooc到自己都没脸看

评论(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