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Triok

七缈 !

白嫖大队成员 !

雷安帕卡,真好!

女神是炎寒,我是炎寒粉!

cp是蜥蜴,她是我滴宝藏,不给看!

【雷安】 学院

#雷安

#学院设几个小短篇

#ooc



1  书

安迷修的学校是一个重点学校,但还是跟其他的学校一样,会有各种监考需要,教室会被充当考室,所有学生必须将桌膛里的东西清干净,当然也会有例外。

周五放学后。

“安哥,能不能把图书柜打开?”凯莉的位置在最后一排的右边,此刻她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凳子上放着一摞书。

坐在第二排的安迷修是图书管理员,有图书柜的钥匙,他一边摸出钥匙,一边问凯莉:“你想干嘛?”

凯莉笑笑说:“放点书进去,反正作业也写完了,背着也是累。”

“哦……”

安莉洁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帮凯莉放书,顺便也放了自己的几本书进去。

坐前面的金也拿来了自己的教科书:“也麻烦帮我放下。”

图书柜仅仅只有两格,上一格放满了纸张泛黄的书,下一格也被塞进了教科书和一些辅导材料。

“安迷修,你怎么不放书啊?”安莉洁歪着头问。

安迷修:“啊我……有人帮我背啊。”

雷狮拿走了安迷修放在桌子上的书包,嘀咕了句真沉,然后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拉起安迷修就走。

凯莉知道,雷狮虽然跟安迷修同路,可一个在街头,一个在街尾,相差七百多米。

她撕开了糖果纸,将糖果塞进了嘴里:“得了吧,人家可是自带劳力。”


2  手机

凹凸学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学生可以带手机,可以玩手机,但是不能被班主任发现。

那么有的同学就会问了:被发现了会怎么样?

那就是普遍的被没收咯。运气好点的,班主任会在下午放学还回去,运气差点的……

但是安迷修班是个例外。

班主任丹尼尔几乎从不管他们,只是会在每周一的班会课说一些振奋人心的演讲,收手机这种事就只能落在班长安迷修的手里,不过即使手中职责众多,骑士(自称)也会努力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

周三下午,某节课刚下课。

安迷修走到六排雷狮的桌子面前,敲了敲雷狮的桌面,试图让这个一上课就睡觉的恶党醒过来。

雷狮抬头用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眼神盯着安迷修,熬了几天夜形成的黑眼圈又重又黑(?)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把手机交出来。”

“哈?”雷狮愣了愣。

“把手机交出来,我看见了,黑色的,现在屏幕还是亮着的。”安迷修的眼神似乎要将雷狮射穿。

雷狮笑了声,从裤兜里掏出了个黑壳的手机,说:“记得放学还我。”

安迷修哦了声,拿走了手机。

结果到这周周五,安迷修都没有还给雷狮。

降旗的时候,雷狮想用手机看看现在多少点,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被安迷修收了到现在还没还回来,虽说是可以再买一个,但是你雷大爷的东西,是他的给他放着别动;不是他的也给他放着,迟早会是他的——即使是安迷修,也会有一天是他的。

于是雷狮直接从后门跳了出来,喊了句:“安迷修你还没还我手机!!”又从前门跑到安迷修的桌子旁,就这么直直地站在安迷修桌子旁。

“安迷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雷狮在降旗结束后,用一种极其认真的态度,站在他桌子的正前面,双手撑在他的桌子上说道。

安迷修愣了愣:“什么事?”

“关于我的事!!”

“什么?你能直白点吗?”

“……”雷狮沉默了,半响,他直接拉着安迷修的衣领子,附下身子与安迷修对视,清澈的绿眸倒映着自己的容颜:“很好,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安迷修彻底懵了。

“手机!我的手机!!”雷狮冲他喊了句。

感情你们是在说手机……坐在最后一排的凯莉划了划手机,查看刚刚拍摄的照片,感叹了句这就是男人的友谊啊……


3  情书

雷狮的桌膛老是装满了东西,尤其是在过节的时候,他从不在里面放任何书,都是一摞摞地堆在桌子上和地上,所以桌子里总是会放满情书和各种精致的粉色包装的礼物。

但是雷狮从来不看那些肉麻到极点的情书,礼物是甜品就给卡米尔,不是就丢掉,讲台前的垃圾桶里至少有一半都是雷狮迷妹的礼物。

即使知道雷狮怎么对待那些充满了自己心意的物品,但那些迷妹始终保持着一种蜜汁自信,坚信自己的坚持会得到回报。

周四。

“又是这种东西……”雷狮从桌子里掏出了一堆粉红色的东西,堆在桌子上,散落在地上。

同桌的格瑞沉默地帮他捡了几封信,随后就放弃了——雷狮直接把那一堆推到了地上。

他手里还有一封,是淡紫色的。

“这封……”格瑞开口,试图告诉雷狮自己曾见过这个信封,但只是吐出两个字就放弃了。

雷狮刷地撕开了信封,颇为认真地看了起来,前排的紫堂推着眼睛清理着地上数量众多的信——雷狮由于洪七公体质,一个星期没有连续几天来过,从周一到周四,攒起来的情书多到飞起,不说几千封,也有几百封,毕竟雷狮的迷妹几乎蔓延半个年级,几百号女生。

“喂,那个带眼镜的鶸。”雷狮看完了信,折了两折放进了自己兜里,“帮我找找,还有没有除了粉色以外的颜色。”

答案当然是有。

雷狮沉默地托着头,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桌上摆着三封不同紫色的信。

安迷修从大开的后门进来,看见了若有所思的雷狮和他面前的信,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放学。

安迷修经常是最后一个走的,负责关灯和关门。

他停下正在写字的笔,抬头望了望已经空了的教室——他是最后一个。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从桌膛里摸出一个紫罗兰色的信封,看了看半开着的后门,将刚才写的信对折了一次,放进了信封,密封了一下后径直走到雷狮的座位,将信端端正正地放了进去。

信放进去时,他总感觉听到了什么声音。

是风声吧。他这样想。

周五放学。

雷狮拿着那个紫罗兰信封,一脸笑嘻嘻地走向了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自己的信封,有些警惕地问:“干什么?”

“帮我处理掉这封信,怎么样啊班长?”雷狮说,将信丢在安迷修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迷修捏着这个信封,心情低到了谷底,仿佛失去了五感,只是个会坐着的布娃娃

当喧嚣嘈杂减小到几乎没有的时候,安迷修以为只有他一个人了,于是他站了起来,同时转身,然后呆住了。

雷狮就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安迷修。

“我知道,这封信是你写的。”雷狮说,“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那……”安迷修开口。

“我们需要谈谈。”雷狮走过去,抱住了安迷修,7cm的身高差刚好能够吻到安迷修的耳廓:“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只想跟你谈。”


———————end.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