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k-Triok

七缈 !

白嫖大队成员 !

雷安帕卡,真好!

女神是炎寒,我是炎寒粉!

cp是蜥蜴,她是我滴宝藏,不给看!

【帕卡】 危机

#设定,有雷安注意

#有微量雷安注意

#还是给女神的 @用户不存在 

#文笔下降了(士下座

#ooc




距离上次的表白过去了一星期,似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只有佩利知道,帕洛斯几乎每晚都会在卡米尔睡着之后拉着他喝酒。

他非常地不解——为什么他们晚上喝酒时聊的话题总是关于卡米尔,但是帕洛斯在白天从没有跟卡米尔正视过,就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当佩利这么说的时候,帕洛斯一口啤酒直接喷在了他的脸上,湿哒哒的头发直接黏在了脸上,他想打帕洛斯了。

“咳咳咳……”帕洛斯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啤酒,说:“我跟着雷狮老大这些年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只是最近——”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却把佩利的好奇心勾了起来,他伸长了脖子,试图得到下面的话语。

帕洛斯直接一栗子爆磕在他头上:“我先警告你,不准对卡米尔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也不准打卡米尔什么歪主意。”

佩利懵圈:“不是……以前不是你对他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吗……”

帕洛斯往后靠在了沙发背上,整个人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似乎要嵌进去似的:“那是以前,现在——我觉得卡米尔挺好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

晚上十一点,机场。

卡米尔穿着便装,围着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压低了帽檐,坐在机场的待机椅上,两旁坐着帕洛斯和佩利,他们也穿着便装,一个戴着墨镜,一个戴着口罩。

“老大是怎么想的啊,明明可以坐私人飞机的。“佩利抱怨了句。

卡米尔将围巾往下扯了扯:“大哥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帕洛斯,把手从我腰上拿开。”

“哦,好吧。”帕洛斯悻悻地放开了卡米尔的腰,几秒以后,又搭上了卡米尔的肩:“虽然不知道雷狮老大想干什么,但是他回来那天还带回来一个人,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谁?”卡米尔愣住了,雷狮给他的信里面并没有写他带了谁回来。

“那个自称骑士的人——安迷修。”帕洛斯笑了笑,“雷狮老大的信里面——没有写吗?”

“没有,你们也没有跟我说。雷狮大哥只在信里说他带了个人,暂时不用担心。”卡米尔盯着帕洛斯,“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以为信里会说。”帕洛斯举起双手,勾着嘴角微笑起来,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神。

佩利插嘴:“我以为帕洛斯会说,就没说了。”

卡米尔沉默了,帕洛斯张口还想说点什么,登机提醒的女声阻止了他的发言。

登机前,帕洛斯看向了卡米尔,意味深长。


来接机的是安迷修。

他脸上似乎有些伤,用各种创口贴贴上了,脖子上的绷带透着一股酒精味,手上的绷带比以往多上了好几倍,看上去就好似透不过气。

“好久不见,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安迷修笑了笑,想装出一种轻松的感觉,可惜黑眼圈出卖了他。

卡米尔点了点头,压低了帽子:“大哥呢。”

安迷修似乎愣了一下,随后转身,示意他们跟自己来。

“不用担心,雷狮没事。”


安迷修带他们来的,是一座医院,人来人往的。

在三人疑惑的眼神里,安迷修将他们领到了外科的楼层。

一出电梯,便听到几个护士的惊呼声,顺着她们的方向望去,一个穿着病服的黑发男子直接光着脚从病房里冲了出来,拐着他们又回了电梯,白色的头巾像极了飞舞着的白鸽。

是雷狮。

他横过手臂按下了楼层,另一只手拎着一袋透明的药水,侧着头,冲着追来的医生扬起一个极度嚣张的笑容,眉毛自负地挑起:“这药不错,本大爷干了,再见!”

话音未落,电梯关门了,只传来声接近歇斯底里的:“这是用来输的,不是用来喝的啊!!!”

“大哥,这……”卡米尔不解。

雷狮看了卡米尔一眼,又看了安迷修一眼,将已经空了的药袋丢在电梯的地上:“没事,只是替人挡了一枪,结果那人要死要活的,非得把我送医院来。我说对吧,安迷修?”

安迷修扯着嘴角,尬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

帕洛斯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伤哪儿了?”一电梯的人就转过头,盯着他,盯得他靠在电梯间的背直冒冷汗。

安迷修眨了眨眼,总算开口:“背部,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

雷狮朝帕洛斯那边走了两步,压抑的气场散发开来:“但是——这关你什么事情呢,帕.洛.斯.?”

卡米尔也往帕洛斯那边走了几步,手搭上帕洛斯的肩:“当然,如果大哥你倒下了,就会军心不稳,下面的人可能会造反。”

“所以,大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帕洛斯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谋反计划没有执行下去的原因了。

是那个军师——卡米尔。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会真的爱上你吧?

我要开始讨厌你了,军师

评论(5)

热度(59)

  1. 用户不存在Trick-Triok 转载了此文字
    我晚了看....打死我.....吹她.....